欢迎访问东方智库

会员登录 | 免费注册

讲师入驻通道

免费咨询热线:13810808675

热门搜索:部委学者  |  经济学家  |  培训课程  |  周延礼  |  蒋昌建  |  
首页 > 最新动态 > 最新动态 >

9月19日,李稻葵出席“2021中国(北京)数字金融论坛”

日期:2021-09-28 11:01:36   阅读:

      2021中国(北京)数字金融论坛9月10日在北京举办。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出席并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稻葵: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参加数字金融论坛,我今天想讲的话题可能跟大家、各位专家讲的话题略有一点点不同,我想换一个角度来谈数字金融。我的题目叫《数字金融中的政府与市场经济学》。为什么谈这个话题呢?当然有一个出发点、有一个背景,就是我们在金融以及科技金融监管方面,最近出现了一些值得探讨的现象,最近一年以来。所以政府与市场经济学非常非常重要。

  我先从一个大的背景来谈今天数字金融的变化。什么大背景呢?我们都知道,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有一条大家都是牢记在心的,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个大家没有任何争议,牢记在心,耳熟能详。

  根据这个原理我们可以这么讲,我想这个话也没有争议,人类社会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生产力或者说经济基础层面的重大变革,就是数字革命。怎么一个变革呢?我这么讲也许略有争议,但是容易记,我说我们现在正在产生“第四产业”。

  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第一产业最开始上万年了,第一产业是满足人类的基本生物能量而进行的经济活动,我们要生存,打猎、农耕,在第一产业中间逐步逐步有了一点剩余之后开始进行手工业,手工业逐步逐步工业化,出现了第二产业,工业、建筑、采掘,其中工业包括制造业和基础的自来水、天然气的供给,第二产业是从第一产业分出来的。再随着人类经济活动的不断演进出现第三产业——服务业,服务业本质上讲也是从第一产业、第二产业逐步剥离出来的,以前是融合在一起的,比如一个村庄里面有卖肉铺,我们都是耳熟能详的,鲁智深拳打郑关西就是在服务行业,小村子里面卖肉铺打的,那个时候服务业和农业融合在一块,但是今天逐步分开了,包括金融行业已经剥离出传统的农业和工业了。

  再往下,我的观察略有争议,供大家批判,我的观察,数字经济逐步又会从第三产业里面剥离出来,专门成为第四产业,干吗呢?就是进行数字或者信息服务的,它的输入要素就是数字要素,它的产出就是数字、信息。

  举一个很小的例子,导航,导航输入的是什么?导航当然需要硬件,但是输入的是你的信息,我要从丽泽金融区回清华大学,它给我输出的是一个路线,一段一段地告诉我怎么导,这就变成信息服务了。这个信息服务未来还会进一步发展是什么?它独立于线下的活动,可能看不惯,但是我相信未来会发展,年轻人会搞一个虚拟世界,有各种说法,这些60、70后、80后可能看不惯,但是00后可能会搞一个虚拟世界,虚拟世界里面会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交易,它又是一轮经济活动,这就是第四产业。如果大家基本同意我这个说法,也许我这个描述你们可以不同意,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重大变革,因此上层建筑必须要变。

  第二个观点,大家问在人类经济活动不断演变的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是怎样演变的,基本脉络是不断增强的。农业社会以中国经济为例,政府的支出占到整个GDP不超过7%,打仗的时候7%,不打仗更低。今天工业化以后,全世界的政府支出,刨除一些战乱国家,一般比较稳定的像进入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政府支出至少占GDP的30%,很多国家超过50%,这个大家可能都太熟悉了,以至于根本不想这个问题。

  1/3以上的,甚至于一半以上的经济活动要经过政府的手再分配、去干预,不管喜不喜爱、不管愿不愿意,这是事实,因此我在清华大学最近这2年以来我一直在推一个事,经济学,不光是中国,全世界都应该有一个分支,叫政府与市场经济学。把政府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个不可忽略的积极的,几乎是无处不在的参与者进行研究。

  在这些方面我们中国经济是很有心得的,改革开放40年以来的成就,一个基本点就是我们在不断调整政府在经济的关系,不断调整,很多地方退出了,很多地方还要进一步监管,这是我们中国成功的地方,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反过来一些发达国家,像美国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经济碰到很多问题,包括制造业下滑、防疫不力,就是政府与市场经济关系没搞好、作用没搞好,所以我们做政府与市场经济学立志变成一个基于中国实践,但是从中提炼出具有普遍意义的经济学的理论,对发达国家也有指导意义的一个新的经济学的方向。

  回到数字经济,回到数字金融,在第四产业出来以后,数字经济出来以后,政府的作用将会上升还是下降?我倾向于认为政府的作用反而会变得更加重要了。我不同意很多人说数字经济来了以后去中心化了,我们可以自己治理了,我不同意,我觉得你去梳理一系列的数字经济的很多现象(如:隐私保护、市场秩序等等),完全靠分散的分布式的自我治理的办法是不行的,实践会给出答案,实践正在进行之中,我倾向于认为第四产业出来以后,虚拟经济来了以后,政府监管的重任会上升。

  如果大家同意我这个观点的话,下面我们就有一个推论了,中国经济如果想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方面领先全世界的话,我们一定要想清楚,在数字经济中,政府与市场经济学方面的话题一定要想清楚。怎么办?大家一起讨论,这个实践正在展开。我提出三个原则,肯定不全、肯定有问题,抛砖引玉,供大家参考,三个法则、三个法则、三个原则:

  原则一:监管与发展要统一。说得直白一点,不能够把很多的数字经济出现的问题推给一个只管监管的部门,让他去整,我说得很直白,我是学者。市场监管总局的任务就是“抓小偷”,一定要把监管跟发展统一在一块儿,一定要成立一个或者搞一个委员会,我曾经提过,3月份全国政协我提的提案就是要成立数字经济监管与发展委员会,把市场的呵护、市场的培育,市场的发展与匡正市场这两件事要合在一块儿。

  原则二:线上线下统一。不能说我有数字经济了,我搞数字金融了,因此就不是金融了,这就有问题,就像出租车行业、出行行业似的,如果传统的监管线下的传统出租车的部门不去监管线上的平台打的一定出问题,反过来也不行,反过来全把线下的活动交给线上监管也不行,线上线下都统一,统一监管、统一发展,否则一定会出问题,否则一定会两边套利,一定有问题,一定会打架。

  原则三:服务与税收统一。谁服务谁收税,今天我特别开心,我们在丽泽金融区区长来了,他刚刚提了六个行动16条,2025年1000亿的数字经济规模,好得很,为什么有积极性?税收,我说得很直白,我是学者,无所谓。他有税收的利益在里面,我觉得这好事情,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经验,谁发展谁收税、谁服务谁收税,开发区都是这么干的,但是光是这个还不够,离不开人民银行和其他的金融监管部门的指导,人民银行的使命是金融稳定,包括货币的稳定,所以今天很好,我们既有提供服务和收税的地方领导来了,也有负责金融稳定的监管部门来了,这个要统一在一块儿。

  我就想提这三个统一,发展与监管统一、线上线下统一、服务与税收统一。因为服务对地方政府而言不可能是没有激励的,必须要有激励。我讲的肯定有错,肯定不全面,但是我坚信有一条,大家应该有共识,就是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变革,因此我们的上层建筑必须要变,政府与市场经济学是一门必修课,是数字经济发展第四产业发展的必修课,咱们一起探讨,一起答好这个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