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智库

会员登录 | 免费注册

讲师入驻通道

免费咨询热线:13810808675

热门搜索:部委学者  |  经济学家  |  培训课程  |  周延礼  |  蒋昌建  |  
首页 > 最新动态 >

李稻葵对谈成都原市长葛红林:城市的活力比实力更重要

日期:2021-05-29 18:21:19   阅读:

“城市的活力比实力更重要。有些城市常住人口大幅度减少,大家用脚投票,投的是城市的发展活力。”5月22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会长、成都市原市长葛红林在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上说。葛红林发言

葛红林发言

葛红林,江苏南通人,工学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先后担任上海宝钢集团公司董事,成都市人民政府市长,中铝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

政府如何为城市发展注入活力?保证经济健康发展?葛红林有哪些“成都经验”?

葛红林认为,发展经济是一个系统工程,政府要营造健康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安居乐业是衡量经济发展好坏的重要标准。

“2003到2008年,成都的目标是打造‘人居环境最佳,环境最优,综合实力最强的西部城市’;2008年到2011年的建设目标,只动了两个字,把‘环境最优’改成了‘创业环境最优’。当时目标就是要超过武汉。”葛红林说。

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方面,葛红林表示,市场行为如果涉及到了“六稳六保”,政府必须干预。“政府要做好经济健康发展的守护神,不是要不要做的问题,而是必须做好的问题。”

在土地流转方面,葛红林认为,应充分盘活央企和地方国企在城市中的闲置工业用地。“国有企业是我们国家执政的基础,该贡献的要贡献。”

此外,葛红林提到,城市不应再将房地产业作为支柱产业,但可以将住房条件的改善作为促进消费的带动力。“洗衣机和空调要换,这会带动很多的产业。”

5月22日,在第三届政府与市场经济学国际研讨会上,清华大学中国经济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就成都的产业发展问题与葛红林进行探讨。

以下是谈话实录:

李稻葵:在当市长的时候,您花了三年的时间把情况摸清,并重点抓了若干个产业。当时是怎么选的产业?是什么样的思路?

葛红林:2001年,中央对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进行了具体部署,在全国的部委跟央企抽调了一些干部去西部,宝钢让我去成都。我去了一年多之后就担任成都市长,说明成都这个地方不排外。

第一,成都人想要一个企业家。四川的发展还是要抓产业和工业,所以要有一个抓工业的人来做市长。第二,这个城市要开放。我在海外留过学,是工学博士。第三,成都人看中我当过两万多人的大厂的厂长。

我到成都之后,发现东西部发展差距太大。差距在哪里?关键在产业。发展产业就是为了改善民生,我们的思路是紧扣安居乐业。“乐业”就是说,城市要有值得人们来发展的产业。

我认为,一定要高度重视城市管理的人因问题,不要变动太频繁。我做了11年半的成都市长,第一届的三年是学徒,第二届,我了解了情况,人家也很难蒙我;做到第三届,会有成就感,因为,你决策的一个项目、一个大的工程,从招商到运营,往往要经过十年的时间。

李稻葵:当时,哪几个产业值得抓?成都市的钢铁产业,你当时选了没有?

葛红林:钢铁我是调整的,我把钢铁搬出了市中心,因为钢铁污染太大。我们把成都大的钢铁厂送给央企,送给攀钢和鞍钢,但是也要保留一部分发展,不能消灭这个产业。

还有水泥。我们把小水泥厂进行淘汰,淘汰落后产能,把发展的指标让出来,发展成大型的中国节能水泥厂。

李稻葵:钢铁和水泥是成都产业发展的原材料。那么,对于汽车产业,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葛红林:成都和重庆分家的时候,成都的汽车产业就没了,但是我认为一定要发展汽车。美国是“轮子上的美国”,未来汽车消费量是很大的,所以汽车是带动性最综合的一个产业。怎么发展呢?成都找一汽,希望一汽集团到我们这里来。现在有的地方想搞汽车,我感觉有点晚了。

李稻葵:您抓的是比较高端的车,包括大众,沃尔沃,成都这几年汽车行业发展不错,可以这么说吧?

葛红林:当时我们分析,一个地方发展什么产业,一定要自己搞明白。成都有电子科技大学,科研力量很强,还有西南财大,所以当时我们搞了电商和软件。我们先抓芯片,英特尔、中芯国际都来了。

所以,一个地方要找适合你这个地方发展的产业,有的地方没有适合某些产业发展的人才。

李稻葵:我们想了解政府在市场经济中发展的作用,政府有几个抓手?你在抓这些产业的时候,有什么抓手?土地怎么样使用?怎么帮助企业融资?

葛红林:最关键的是,政府要营造健康的营商环境。首先是金融生态;第二是基础设施。承诺一定要做到。

我有一个经验,每个季度召开一次外商座谈会。我做了11年六个月成都市长,开了46次会议,我们分七八个人的小会议。企业家来谈有什么问题,他们提完之后,我们再开大会。这个很管用。

但是,开这个会很痛苦,会发现有很多答应企业却没有做到的事,企业有时也会有很多非份的要求,要把他们说服。

当时怎么做的呢?英特尔刚来的时候,当时成都的营商环境并不是非常理想的,他们的老总不愿意到成都来。我们做了两件事,第一,专门成立了一个知识产权保护法庭,这是04年成立的;第二,专门成立了英特尔办公室。

李稻葵:您是海外留学回来,加拿大的工科博士,宝钢的高管,到成都挂职去的。挂职了一年半,就选你当了市长,你自己没有思想准备。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葛红林:人是有不同的价值取向。成都这个地方是很重要的,西南重镇,有一千多万人口,当这样一个城市的市长是很光荣的。现在成都GDP排名在全国第六,看到成都现在的发展很好,我当然很高兴,我就生怕他们掉队。

我觉得,一个城市的发展,是要找准它的关键点,驱动点,这是很重要的。还有,城市形象一定要好。

我在成都的时候,成都一个礼拜街上出现的乞丐不会超过十个,成都中心城区看不到乞丐。我们是怎么做的?城管在路上只要看到乞丐就要拍照,但不是上传到民政救助站,而是直接上传到城市管理中心,然后分发给民政部门。

首先,要保证乞丐中不能有成都户口的人,成都的社保体系是要健全的;第二,外地来的乞丐,成都有救护站。一定要把这一套系统做好。

当市长,实际上要真正爱这个岗位,不爱这个岗位是干不好的。就像家里的管家婆,但是不能婆婆妈妈,还是要有一点眼光。

李稻葵:您当过厂长,在宝钢和中铝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做过市长,也做过有色金属协会的会长,最有成就感是哪一段?

葛红林:最有成就感的一段是,我学冶金当到了宝钢的总工程师,这是做我的专业,是最有成就的。第二是,到成都当市长。第三是在中铝。当时中铝亏损,工作岗位最后一段时间,让我去啃那个硬骨头。当时我也担心,担心中铝在我的手上垮了。

我是搞工业的人,我们当时用抓工业的理念来去抓农村。农业是抓手,水利是命脉,农业的基本出路是机械化,所以一定要规模化地把农业做好。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要把农民教育好,不能光抓物质,也要在精神上面进行教育。

另外,我看到有一些企业,也心疼他们。成都发展软件,有的游戏公司里面,每个办公桌边都有一个帆布床,这是一个竞争的时代。

李稻葵:非常感谢葛红林市长,大家对葛红林市长的演讲和对话一定大开眼界,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一个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