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方智库

会员登录 | 免费注册

讲师入驻通道

免费咨询热线:13810808675

热门搜索:部委学者  |  经济学家  |  培训课程  |  周延礼  |  蒋昌建  |  
首页 > 最新动态 >

10月15日,宋志平出席“2021正和岛(贵州)创变者年会暨产业兴黔大会”

日期:2021-10-18 16:51:10   阅读:

2021正和岛(贵州)创变者年会暨产业兴黔大会于10月14-16日在贵阳举办。本届年会以“数智为贵,产业助力”为主题。

本文为10月15日上午“探索论坛”,宋志平所作的《打胜仗的硬道理》主题分享,部分内容有删减。

口 述:宋志平 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

我在企业做了40年,前年年底从央企退休,现在是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和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的会长。

在上市公司协会这两年里,我调研了上百家成功的上市公司,一直在思考,这些公司打胜仗的底层逻辑是什么?他们是如何成功的?今天,结合过去40年来我做北新建材、中国建材和国药集团的心得体会,就以下几个问题跟大家进行交流。

我总结了5个方面:

稳健经营

我们搞经营、做企业不是一日之功。

我经常说,做好一个企业可能需要10-20年的时间,如果把一个企业做到极致可能需要三四十年的时间,大家问我,宋总,您是怎么算出来的?我说不是算出来的,是我做出来的。

做企业是慢功夫,是长跑,不是短跑,因此我们必须要稳健经营,具体我想跟大家分享3段话:

1. 做强主业

主业是企业最重要的。

我常讲,做企业一定要做好4个核心:核心业务、核心专长、核心市场、核心客户。这是我们企业的看家本领。

我在上市公司协会这两年,看到一些出了问题的上市公司,除了违法乱纪的,绝大部分是因为偏离主业、盲目扩张。

这些年我们总在给大家讲要做强主业,但其实还是有一些公司出问题,说明什么?

因为面对的诱惑太大了。

在各种诱惑面前,能否有定力,坚持把自己的主业做好,这其实很考验企业家。

也有人跟我讨论,业务多元化不好吗?

不是多元化不好,也不是多元化不能够成功,而是能把握多元化的往往是那些规模较大、有相当历史沿革的企业。

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讲,我们还是要走专业化的道路。

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成为一个专业主义者,成为自己那个行业的痴迷者,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把企业做好。

2. 稳健成长

稳健成长跟专业化也是一脉相承的,因为多元化很容易铺摊子。

比如国内某航空公司,铺了12个行业的摊子,因此很难把业务聚起来,相应也就没有太大的竞争力。虽然表面看起来营业额很大,但实际上这是加合的结果,对每个行业的控制力都不够,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轰然倒下。

相应地,中国建材、国药这些年成长也较快,但始终聚焦专业,不越雷池一步,做得相当稳健。

还要注意的是,即使选择了做专业化,如果公司发展速度太快,快到人力资源和财力无法支撑的时候,企业也容易遇到问题。因为企业的成长是有节奏的,不能只一味地快速成长。

我以前跟大家讲过,小企业出了问题有影响,大企业出了问题轰然倒下带来的影响就会更大。

我们做企业要懂得周期这个概念,经济有周期,不少行业也有周期。当周期上行的时候,企业可能什么都不缺,快速成长就容易有盲目性。

拿房地产企业来讲,周期上行时可能圈了不少地,一旦周期下行,圈的那么多的地,从银行贷的那么多款,可能都不容易回笼。

我们以前经常用诸如“跨越式成长”之类的一些词来称赞企业的发展速度,今天看来,企业还是稳健成长更好。

3. 反败为胜

大家知道,美国哈佛商学院的一位教授柯林斯,他先写过一本书《基业长青》,大家很追捧,后来他又写了一本书《再造卓越》。

《基业长青》中举了18个高瞻远瞩的公司,后来其中11个黯然失色,轰然倒下,他就继续研究这些企业怎么能够东山再起、重塑辉煌,写成了《再造卓越》。

我们老讲一句话,胜败乃兵家常事,做企业更是会经常面对失败。

因此,做企业不能光看到胜利,还得面对失败,不光能够打冲锋,还得会退却,冲锋为了占领地盘,退却为了保存实力。这也是我们企业的内在逻辑。

目前不少企业有压力,我也去过一些面临问题的企业,这些企业该怎么做?我觉得就要再造卓越,就要很好地调整自己,就要业务归核化,就要断臂求生,这些也是我们企业必须掌握的。

企业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人不遇到挫折,甚至没有人不遇到失败的。

我们今天说华为打了胜仗,其实华为也有过挫折,任正非也曾面临痛苦的境遇。

所有成功的企业家都遇到过困难,重要的是遇到困难该怎么做?能不能坚持下去?能不能因势利导做些调整?能不能积蓄力量,东山再起?

任何企业家都不可能总赢不输,要有承担和承受风险的能力。赢得起还得输得起,关键是要做到多赢少输。

我们也希望,我们的社会有更多的宽容,给受到挫折的企业家时间和空间,让他们有机会自我调整、恢复生机、东山再起。

三维发展

企业要打胜仗,什么东西可以做我们手中锐利的武器,可以帮助我们发展?有3个维度:

1. 技术创新

要打胜仗不能因循守旧,我们企业必须加大创新的力度。同时,创新是企业家的灵魂,企业家也是创新的灵魂人物。

1912年熊彼特先生写的《经济发展理念》这本书讲到“资本是创新的杠杆,创新是企业家的灵魂”。

创新是新组合,创新的核心是什么?是技术创新。所以我们常常讲技术,也有讲科技的。

科学和技术是不同的,科学在于发现未知的,技术是发明。企业的创新是把技术发明作为产品和服务,他们都有所不同。

科学家和企业家都讲创新,但是科学家的创新并没有短期的效益企图,企业家的创新则必须和效益紧密相关,因为企业是有硬约束的,那就是效益和价值,如果不赚钱,再好的技术也起不到作用,这是企业家的创新逻辑。

从技术而言,我们常常一提就是高科技,但事实上,不管是高科技、中科技、低科技还是零科技,我们都需要。

在美国,高科技对社会的贡献只有1/4,3/4是中科技、低科技和零科技。

什么叫零科技?商业模式创新就是零科技。

德鲁克在1985年写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举麦当劳和肯德基的例子。这两家企业没有太多的科技,但是创造了巨额的价值,他们也有创新,叫商业模式的创新。

今天我们知名网购企业都是互联网销售平台,实际上都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就科技而言,没有太多科技,只不过是应用了互联网技术,是平台商业模式。但是,这也是巨大的创新。

因此,大家一定要对企业创新有一个正确的理解,理解自己到底搞的是什么样的创新,什么样的技术。

2. 大数据

这次会议在贵州举行,贵州这个地方有特点,数据处理业务很发达。

电子计算机1946年被发明出来,因特网1969年被发明出来,当时叫阿帕网,一开始都是军方用的,到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用于商业,商业互联网1997年进入中国。

当时我们搞了电子商务,正值我在北新建材做董事长,也做了电子商务,那一轮做下来并不成功。为什么不成功?因为我们当时没有移动通讯,没有今天的移动智能的终端,就是现在的智能手机。

当时的手机只能发短信,也没有电子支付,第三方物流也不发达,当时我们其实知道电子商务是个好东西,因为它解决了传统贸易中的中介问题。

传统的贸易靠什么赚钱?靠生产商和用户之间信息不对称赚钱。商人知道生产商在哪里,知道客户在哪里,而生产商不知道客户在哪里,客户不知道生产商在哪里,这就是传统商业存在的理由。

但是互联网可以使一切都变得透明、去中介,所以电子商务有巨大的生命力。

在2015年之后,随着淘宝的兴起,互联网消费平台在中国大行其道,同时也带动了整个互联网的事业,包括现在的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

这个假期我到青岛,看了海尔的卡奥斯工业互联网,也看了海信、双星的工业互联网,很受鼓舞。

从现在的工业互联网来看,实际上是企业的智能化。我去了上百家上市公司,每家公司的共同特点,就是都在做智能化、数据化的创新。

这方面我们中国是走在前面了,消费互联网我们走在前面,产业互联网我们还会走在前面。智能化呢?智能化我们的企业也会走在前面,我常常讲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3.  资本运营

在座大家觉得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今天早晨也有企业家跟我说,宋总,融资难还贵,我们成本是巨大的。

但是,做企业如果仅仅考虑到向银行贷款这一种融资方法,确确实实发展起来是不容易的。

人类其实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如何把大家的钱汇集起来让企业用。迄今为止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通过银行,大家把钱存起来,银行贷款给企业,这叫间接融资;第二种是通过证券交易所,投资者直接购买企业发行的股票,这叫直接投资。

阿姆斯特丹的证券交易所已经有400多年,美国的证券交易如果从《梧桐树协议》算起也已经有200多年了,而中国只有30年。

这30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是巨大的。中国资本市场现在有4500家A股公司,总市值90万亿,是全球仅次于美国的资本市场。

除了上市之外,我们还有大量私募基金。我国的两万家私募基金手上有15万亿人民币能够用于投资。

我们的企业不光要重视间接融资,就是银行贷款,更要重视的还有直接融资,重视资本,这非常重要。

有的企业家跟我说,我很重视资本,我跟投资者讲故事,但是没有人给我投。我问他,你讲了多少遍?他说100遍。我跟他说你继续讲下去,你要讲到他们脑门发热才行啊。

在中国,直接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有30%,间接融资占整个投资比重达到70%。但在美国,直接投资占70%,间接融资占30%。

中国的存款是192万亿,折合美金28.5万亿,美国银行存款接近13.3万亿,这意味着我们的资本市场潜力是巨大的。

企业发展不能只盯着银行,还要盯着资本市场。找私募基金融资、通过上市融资,现在北交所开办,专门支持“小巨人”企业,有利于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三精管理

管理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艺术。

我做40多年企业,跟大家一样,我也喜欢学习管理的知识。

我是国内最早学习MBA的,后来又读了管理的博士,我也在日本学过他们的产业教育和管理工法,同时我还做过35年企业管理工作。

我把自己的企业管理心得归纳成“三精管理”,在2019年这套管理方法荣获全国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

三精管理是哪三精?

1. 组织精健化

任何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如果不干预它,就会盲目发展。就像小树一样,长的过程中,如果不剪枝,它就会疯长。

我当知青的时候做过农业技术员,学会了给果树剪枝,明白了剪枝的重要。

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一方面我们在快速成长,另一方面我们得学会剪枝,让企业是健康的、是健硕的,要减少层级、减少机构、减少冗员,这永远我们企业里的一项基础工作。

2. 管理精细化

精细,包括两方面。

一方面,企业要降低成本。零库存,集采集销,这些都是降低成本的方法;

另一方面,企业要提高质量。质量非常重要,我们老讲质量是企业的生命,把东西做好,把服务做好。

3. 经营精益化

管理精细化执行得非常好,但如果企业的产品市场不对路,照样可能会失败。

今天大家拿的很多是华为、苹果手机,如果放一个老式按键手机在那儿,恐怕没有人会去用,为什么?因为它不对路。

我们常说经营是做正确的事,管理是正确地做事,其实企业归根到底就是这两句话。做正确的事和正确地做事。

在经营里面,我们要做正确的事,要赚到钱,有3个方面特别重要:

1)市场细分

这么多好企业,这么多好上市公司,大家会发现,做得好的公司大部分都是那个行业细分的头部企业。

像宁德时代、海天味业,有做高科技的,有做酱油的,但是它一定是专业化的,在行业细分市场是头部。

再一个,头部企业本身还会再细分。

像海天味业做酱油,有100多种酱油。我们说法国人的面包好吃,法国人的面粉也有100多种。

有时候在过剩的情况下,大家就想到转行,要我说,是转型,不是转行。其实没有落后的行业,只有落后的技术、落后的企业。

转行转到另一个行业,你会发现可能比原来的还过剩,转型则是要用创新的方式提升这个行业。

换言之,转型就是要细分市场,要把产品做得更精。我们要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而不只是大路货,大路货是赚不到钱的。

2)价本利

过去是产品要多销,我们学的都是量本利,用多销来减少单位产品的固定费用,从而降低成本,取得利润。

然而在过剩时代,比如多生产了10万辆汽车,销售不出去,放在库里,这时候“量本利”失效了,就要转换成“价本利”,稳价降本,取得利润。

这警示我们不要盲目地打价格战,所有打价格战的企业大部分都死掉了,这就是价本利的逻辑,要稳住价格,降低成本。

3)打造品牌

我们老讲“微笑曲线”,一边是技术研发和设计,另外一边是市场,中间是制造,其中制造业取得的收益是最低的。

那么市场是什么?核心就是品牌。

今年5月,我在东莞参加了他们的品牌节大会。东莞是全世界的制造基地,但是,知名品牌还比较少。

这么多年来,我们过去用市场换资本、用市场换技术,不错,我们都换来了,但是你去看,满街跑的汽车不少是万国品牌汽车,我们自己的品牌却较少,这是我们心里的一块痛。

对我们今天来讲,该怎么办?就是要打造自己的品牌,品牌不光讲求质量,更关键是让我们有自信心。

经过40年改革开放,我们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是找回了中华民族的自信心。

今天我国的年轻人说要搞国潮,我很赞成,我们的东西做得很不错了,企业管理也不错,我们品牌应该有它合理的地位。

对于企业来讲,一定要打造品牌,因为没有品牌的产品是赚不到钱的。

这是我给大家讲的三精管理。

其实我讲的三精管理是一个开放和动态的平台给大家,组织精健、管理精细、经营精益,在这三个内容之下,详细的措施可以根据大家自己的情况来定。关键是要上平台,有的人喜欢阿米巴,有人喜欢六西格玛,那就去把它们上管理精细的平台。

上一个平台就代表去采纳相应的思考问题的方式,有助于我们企业管理经营的时候去理清楚线条。

规范治理

同样是3个层面:

1. 合规经营

合什么规?合市场的规。

因为市场非常重视诚信制度,有很多的规则,我们做企业必须遵守这些规则。一个企业如果在规则上出了问题,成本是巨大的。

其实要说定规则,英国人很会。当今全世界体育的规则大部分是英国人制定的,当代市场上的规则大部分也是英国人做的。

我们今天讲的既要市场化还要法治化,现在不少企业被反垄断罚款,在西方,如果出了这样的问题,那就是很大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合规性。

2. 规范治理

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家族企业,只要注册了公司,就应该做到公司的独立性和有限性。

公司的财产要有独立的法人财产权,股东不得随意干预,股东只能通过股东会来行使权利,这都有一套严格的系统。

我到美的去见方洪波,我问他,美的做得这么好,是怎么做到的?他告诉我说,宋总,我们美的能做好,最重要的是规范治理。

美的实际上是一家民营上市公司,民营的大股东是何享健。何享健这个人很开明,他懂得现代治理这套东西,于是把整个公司的治理,包括董事会、管理层都交给了一些专业人士、社会精英,也就是方洪波他们,最终效果很好,所以治理是非常重要的。

3. 公开透明

上市公司要公开透明,非上市公司也要是阳光企业,经得住检查,应该透明经营,不要有太多的秘密,公司的英文是什么?Company,是一个合作的组织,公司法里面的公司也是要拿到社会上来,所以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就是公开透明,要做阳光下的企业。

协同共生

最后,我想交流协同共生。

做企业不是一家在做,而是大家都在做,那么行业里的竞争就在所难免。

竞争是市场的核心,也是市场的本质,但是要讲究怎么竞争,这也分好坏。

好竞争就是良性竞争,差竞争就是恶性竞争。我们主张做企业的竞争应该是良性竞争,应该从竞争到竞合,就是从竞争到合作。

对行业来讲,我们也要让整个行业来共生。我记得北大的陈春花老师写了本书《协同共生》,讲既要协同也要共生,竞争者之间要合作,竞争者的上下游之间也要合作。

有一次我到了一家汽车厂,看到这家汽车厂生产线在给新势力车企业造汽车。

和我一起去的官员就问,这么造不等于培育了竞争对手吗?

工厂的总经理跟我们说,实际上现在造汽车这些流水线都是通用的,都可以共用。多家汽车厂合作造汽车,有的新势力只需要负责设计和集成,这样汽车厂的成本也可以降低。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不光这一家,很多汽车厂其实都在给新势力汽车厂造汽车,这样新势力那些汽车公司就不用再去打造流水线了。

你看,这就是共生。

现在做水泥,中国建材在京津冀地区就没有水泥厂,但如果那个地方有人需要中国建材的水泥怎么办?可以委托我们的竞争者生产卖给他。

为什么?因为现在生产技术都同质化了,大家都有能力生产,这不是竞争又合作了吗?这不是行业共生吗?

包括航空公司搞的星空联盟,比如如果去香港卖的票不够一架飞机,他们会把国泰、港龙、国航三个飞机的乘客放到一个航班。过去只会考虑送票竞争,最终送票竞争的公司都倒闭了。

除此以外,西方人这些年讲觉醒商业。觉醒企业、觉醒商业、觉醒企业家,意思是企业不光是所有人的企业,也是利益相关者的企业,不仅要让所有者赚到钱,也要照顾到利益相关者。

觉醒企业有三大底线,一条底线是环保,一条底线是社会责任,一条底线是利益相关者。

今天我们讲的ESG(Environment、Social Responsibility、Corporate Governance,即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都是这个范畴里的东西。

觉醒企业并不是所有者让了些利益就活不下去了,相反,觉醒企业会做得更好。因为企业的环境更好了,内部有积极性,外部和谐,企业也会更有创新力,更有竞争力,经济效益和价值也相应会更好。

前段时间共同富裕引起了热议,其中涉及到三次分配。

实际上从第一次分配开始,在企业层面,我们就可以利用觉醒企业这个概念,利用共富、共享机制的概念来打造企业里面橄榄型的结构,在企业这样一个微观结构里面打造中产阶层。

这样做不仅不会影响所有者的利益,反而会让所有者利益更好,把所有者和利益相关者结合起来。有好的方法和理念我们就应该去尝试,因为,办企业的目的其实就是让社会更美好。